因此唐悦再次看到这种游戏不由的觉得莫名的亲_奔驰彩票-奔驰彩票首页 

奔驰彩票-奔驰彩票首页

因此唐悦再次看到这种游戏不由的觉得莫名的亲

 “没事,我洗了澡来的。”莫司宇动作迅速的冲了一个凉水澡,特意穿上了唐悦给他做的衣服,这是一套居家的衣服,一件大背心,一条大短裤。
 
    “小悦,这衣服穿着倒是舒服,只是……”莫司宇没穿习惯这样的衣服,总觉得不自在。
 
    唐悦赞赏的点头道:“我觉得很好,这不是正好合适吗?往后,这衣服,洗了澡后,就在家里穿。”
 
    “好。”莫司宇适应之后,拉着唐悦就去睡了。
 
    唐悦根本来不及反应,莫司宇绵绵的吻便落了下来,刚洗澡过后,带着她的香皂的味道,明明天天闻的味道,到了莫司宇身上,这味道变的就更加诱人了。
 
    许久,莫司宇才停下来,望着眼神迷离的唐悦,他轻轻的吻了吻她的唇,暗哑的声音响起道:“小悦,还有十一个月,你就满二十岁了。”
 
    “唔。”唐悦身子软绵绵的,冷不丁的听到他的话,没反应过来。
 
    关注 limaoxs666 获取最新内容
 
 第318章 游戏少年(五更)
 
    夜,漫长,莫司宇抱着心爱的女人睡觉,自然是满心欢喜,就像是抱着全世界一般。
 
    然,这样的幸福,也同时是痛苦的。
 
    莫司宇血气方刚,怀里又是心爱的女人,如果他真的一点反应都没有,那才奇怪了,这一种痛并快乐的感觉,莫司宇宁愿半夜爬起来冲个凉水澡,也不愿意松开抱着她的手。
 
    这一.夜,唐悦睡的很安心,窝在莫司宇的怀里,她觉得安心的很。
 
    苦了莫司宇,整个晚上,睡的又晚,半夜又冲了一个凉水澡,好不容易睡着了,天又快亮了。
 
    一向不赖床的莫司宇,抱着唐悦,一点也不想起床,一直拖到最后,他偷偷亲了亲她,才依依不舍的起床。
 
    他到厨房里找了电饭锅,抓了一把米,和水,然后就开始给唐悦熬粥了,等唐悦醒来,粥应该差不多。
 
    为了怕溢出水了,莫司宇特意没将盖子盖紧,将饭勺放在一旁,这样的话,就不会溢出粥水来了。
 
    莫司宇换上了军装,把他的衣服都带走了,心满意足的赶回军区。
 
    这会没有车,莫司宇只能靠着两条腿了。
 
    *
 
    清晨,唐悦是被粥的香味给香醒的。
 
    白粥很香,唐悦闻着这香味,就觉得肚子饿了,莫司宇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,她换好衣服到厨房里,就看到电饭煲里,是香喷喷的白粥,打开盖子一看,这白粥熬的时间长了,分外的浓香。
 
    唐悦连忙洗漱,盛了一碗白粥,放了一些糖,浓香的白粥味道很好吃,她刚喝完粥,张婷玉就来找她一起去学校了。
 
    同一个学校,但是选的科系不一样,上课的时间亦是不同的。
 
    第一堂是设计课,除了介绍之外,就讲了一些服装的发展史。
 
    唐悦听的昏昏欲睡,这些发展史,她可都知道。
 
    好不容易等到老师讲完了,再讲的东西,也是一些十分浅显的东西,唐悦都会。
 
    这,不会都讲这些没用的吧?
 
    唐悦心底不由的苦笑,若讲的东西都是这个,那她都会,那岂不是浪费时间了?
 
    她本来以为,来这里学,应该能弥补一下她的短板,但现在发现,好像现实和想象,确实是有一点差距啊。
 
    大学的课,不比高中,排的紧紧的,课排的比较的松,唐悦在食堂里吃了饭,就回家做事了。
 
    一天的课下来,唐悦自我感觉还是很轻松的,而且,原本担心的孟延之,也没有出现,唐悦就将人抛到脑后去了。
 
    回到家里,秦安瑜还没到家,唐悦打算自己做一顿饭来吃,等秦安瑜到的时候,就已经可以开饭了,四菜一汤,晚上还叫了张婷玉一起。
 
    秦安瑜对唐悦的朋友,也是爱屋及屋。
 
    三个人吃完了饭,和张婷玉两个人各自发表了一下看法,便散了,明天还有课。
 
    秦安瑜拉过唐悦,一脸着急的问:“孟延之有没有来找你?”
打字,对计算机,就是两眼一抹黑,什么都不懂。
 
    她想着,主修一门,辅修一门,大学正是学习的日子,怎么也不能浪费时间了。
 
    计算机课,一进去,就是一排排的计算机,大屁.股的那种计算机,和后世的液晶显示器相比,笨重的很多。
 
    唐悦随意的找了一个机器坐了下来,她正想着,这课该学什么,旁边就坐了一个少年,少年一进来,就开电脑,等了一会,少年就开始打游戏了。
 
    唐悦随眼一瞥,就能看到少年在玩纸牌游戏。
 
    咳。
 
    没错,就是那种老土的纸牌游戏,电脑里自带的那一种。
 
    唐悦以前也玩过这种游戏,但后世不说电脑上的游戏,就是手机里的游戏,也是多的不要不要的,因此,唐悦再次看到这种游戏,不由的觉得莫名的亲切。
 
    唐悦看了一会,发现这少年玩游戏玩的有些溜,很快就玩完了一把了。
 
    单色玩的速度很快,几乎一下子就过了,接下来,又是双色。
 
    唐悦已经不大记得规则了,大致是好几副牌,然后每种花色的按照顺序让A-K连成串,就能够消去,等到把所有的牌都整理完了之后,就算是赢了。
 
    单色应该算是最简单的,双色算是中等,但少年玩起来也是十分的溜,很快就理顺几副牌了,可就在这时,少年似乎遇到了一个难题。
 
    “你这个,往这里移一下试试。”唐悦突然开口。
 
    少年正烦燥别人打断他玩游戏呢,一转头,就见到唐悦,他呆了呆,憋在肚子里的气,也没发出来,而是忍了回去,他按着唐悦的说法,去试,果然,有一种柳暗花明的感觉。
 
    卡过这一个点,接下来少年很顺利的就赢了。
 
    等这一局双色完成的时候,少年激动的道:“你也喜欢玩这个吗?那以后,我们一起玩游戏,比一比谁快?”
 
    “对了,我叫连青洋。”连青洋自我介绍着。
 
    唐悦笑了笑道:“我叫唐悦,不过,我们是来上课的,你确定还能玩游戏?”
 
    她的话音方落,老师就进来了。
 
    计算机课,她从来没接触过,因此,听的十分的认真。
 
    一节课下来,她有一种意尤未尽的感觉。
 
    “唐悦,我们要不再玩一把游戏。”连青洋缠着唐悦玩游戏。
 
    重生以来,唐悦不是学习就是在工作,很少会玩游戏的,迎着连青洋那期待的眼睛,她也没有拒绝,便跟着连青洋玩了一局,她发现,连青洋玩游戏很有一套,唐悦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。
 
    连青洋生怕她生气了,他安慰道:“我玩这个游戏都玩了很久了,我四色都能玩,你输了也不要紧。”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